对外交流
 
 

 

会所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西堂子胡同33号

邮编:100006

微信公众号:BJYWCA

Email: bjywca@163.com

电话/传真:010-65252006

首页 >> 对外交流 >> 对外交流
 

我会义工、同工参加第四次中日基督教女青年会“南京和平思考之旅”活动

文章来源:时间:2018-3-15 14:17:24点击:5375次


3月9日-13日,我会义工刘溪(图左),同工于大海(图右)参加由中华基督教女青年会全国协会、日本基督教女青年会主办,南京基督教女青年会、青年会协办的第四次中日基督教女青年会“南京和平思考之旅”活动。


以下登出我会二位活动代表的总结感想:

义工 刘溪

第一次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第一次参观利济巷慰安所旧址,曾经在书本和电视上看到的事物呈现在面前的时候仍旧让我感到触目惊心。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参观拉贝故居时看到的拉贝先生的一句话:把世界还给人,把人还给自己。

战争是有组织的,战争中诞生的罪恶也不是孤立和偶然的。在普里莫·莱维的《被淹没和被拯救的》书中,有这样一段叙述:“一家德国公司, 威斯巴登的托普弗公司设计、建造、组装和测试了集中营使用的焚尸炉(这家企业在1975年仍在营业,生产民用焚尸炉,仍未考虑过改名的可行性)。……同样的质疑也适用于奥斯维辛使用的毒气:氢氰酸。这项产品多年来在船舶养护中一直用于寄生虫的防治。但从1942年起,突然大幅度提高订量很难不引起人们的注意。”可见,纳粹绝不是一个人的纳粹,无论是希特勒还是裕仁天皇,不可能独自一人完成如此庞大的犯罪。当罪恶盛行的时候,肯定会有人与之为伍或受之胁迫。当一个人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便失去了自我,失去了辨别是非的勇气,进而失去了人性的真善美。这样的人轻易被黑暗的浪潮裹挟,与魔鬼同流合污。

在与日本朋友交流讨论的时候,他们告诉我,当这些历史证据呈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的心情非常沉重,并为曾经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犯下的罪行感到愤恨和耻辱。我问他们,日本本国是如何报道这些历史的?日本的教科书又是如何描述这段历史的?他们说:平时媒体很少报道这方面的事情,在教科书上关于慰安妇问题的讲述也只有一句话。这种情形其指向只有一个:制造遗忘。

此前,我有幸观看了郭柯导演的纪录片《二十二》,其中详尽记录了2014年幸存的二十二位“慰安妇”口述的历史及她们的生存现状。结合当前我听到的事实,我认识到:虽然我们的肉体可以顽强自愈,但精神却不会。遗忘绝不是精神的自愈,害怕直面历史,故意忘却,进而否认,这种方法不是治疗,更像自残。面对历史,受害者不要遗忘,加害者不应遗忘。我曾在日本的新闻上见到apa酒店门口声援右翼势力的人,扬言他们的反对者在干涉其言论自由,而言论自由绝不等于欺骗,也绝不是否定历史的借口。

在位于耶路撒冷的大屠杀纪念馆,文字内容看不到“德国”和“德国人”,而只出现了一个名词“纳粹”。所以,从古至今,人类共同的敌人绝不是某个国家或某国的人民,我们的敌人永远都是一种反人性的罪恶:纳粹、种族主义、女性歧视 ……人类在错误里成长,谈及成长,必是在错误里有所觉悟,而不是否定它以换得自欺欺人的安慰。历史仿佛随着数字的消减而迷失了,但它的印记却从未消除。怎样让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演?

虽然我们不能成为像拉贝、魏特林、张纯如那样的英雄,但我们可以为英雄撑一把伞,为他们的义举振臂一呼;虽然我们不能主导权力,但我们可以有所选择:选择善良、选择正直、选择勇气,如果我们有所选择并坚定信念,邪恶之流便永无出头之日。

愿所有守护和平的人得主护佑!此次中日基督教女青年会“南京和平思考之旅”活动的组织高效而人性化,通过一次次的交流互动,让远道而来的日本友人感受到了中国人民真挚的友情和期望和平的美好意愿,两位教授的讲课也让人印象深刻,通过对历史和现实的讲述,让我们对战争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意识到作为青年一代,有义务担负起维护和平的责任。作为北京女青年会青友合唱团的一员,今后要为女青年会做出更多的贡献。


同工 于大海

2018年3月9—13日,我有幸参加了全国协会组织的主题为“和平之旅,你我同行”的南京和平思考之旅活动,在为期五天的活动中,通过与日本YWCA人员和各地市会YWCA、YMCA同仁的交流,大家互相交换了关于和平内容的思考,收获良多。

活动期间主办方组织大家先后参观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拉贝故居、中山陵等地,还分别邀请了大屠杀纪念馆副研究员王峰博士和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教授做了《面向历史与未来的中日关系》和《还“慰安妇”历史一个真相》的主题演讲。

通过纪念馆一件件展品,通过两位教授展示的一份份史料,一个个被战争所摧残的个体、家庭活生生展现在我面前,让我从很微观的角度真切地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和日本军国主义带给中国人民的沉重灾难。

同行的日本YWCA友人也是感同身受,在之后的小组交流中表达到:当看到大屠杀纪念馆中的累累白骨时,比起从前通过文字了解那段历史要沉重得多,回到日本给周围人讲起来也会深刻得多。交流中也让我了解到日本民众近年来对华好感度下降一方面是源于他们在教科书中了解的历史非常少,另一方面是现在日本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也很片面,正因如此,我对这次前来交流的20位日本YWCA人员由衷敬佩。对于众多日本民宗,这20位和平人士可以说是“急先锋”,他们敢于认知真相,勇于探索历史,在右翼势力掌控大局的今天可以说是尤为珍贵。我也在小组交流中表示,愿我们这些和平的使者,能够做为和平的种子,发挥我们或大或小的作用,从影响周围人开始,推进两国持久的和平。

最后,我想引用一段参与东京审判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中国法官梅汝璈的话来作为结语:我不是复仇主义者,我无意于把日本军国主义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的账上。但是,我相信,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